圈地自萌,冷cp爱好者。
魔道书粉,不上升作者。
文图双修且半斤八两选手。

精少废晚期患者。
澄知

某个梗的试水。

+

我既爱慕虚荣又喜装不谙世事,空有一身装来的淡漠自持。生得平平凡凡却喜欢肖想不得之物。我妒忌他人天生矜贵,妒人生来骄傲从无彷徨。
夜半自省只觉自己丑陋低劣,毫无品德。脑子里藏着算计,满肚黑水,骨子里透着的是商人唯利是图的刻薄。通身浓重铜臭烟火味,嗅来恶臭难闻,离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漂亮仙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自轻自贱到一个地步,忽然低头嗅了嗅的身上的味道。柠檬香皂味和洗发水的玫瑰花味混在一起,既俗又没品味,有点杂的熏鼻。
讽笑一声。
“好闻。”

+

毫无长进。

+

要不要从头再来?

+

今天聂怀桑tag更新了吗。

+

何以解忧,
唯有暴富。

+

想变成一阵风。从热带吹到北寒带,管他西风带还是高压热带。从东南亚的橡胶树一路看到北极的北极熊。
我要从中国过去。看崇山峻岭,悬崖峭壁,看候鸟迁徙,看霜叶染红大地,看寒梅在傲雪凌霜里绽放。
我要从东南丘陵刮过,带给南方的水稻带去丰沛的雨水,也许我运气好能遇见一个叫袁隆平的老人在田里搞研究。
我要途径长江和黄河,听华夏之水那奔腾不息澎湃浪声,跨过五岳泰山的时候我要念着杜甫的诗。
如果不巧路线歪了一点,我可以吹去西藏,像一个无畏的探险者一样爬上珠穆朗玛峰,在地球离太阳最近的山峰上和太阳打个招呼。
时间不早,我得赶紧睡觉。
在梦醒之前,我有六个小时的时间去化作一阵风。
晚安。
今夜我将路过你的城市。

/澄知。
20180530...

+

关于你。

你喜欢我,只是没那么喜欢。
我喜欢你,但不敢那么喜欢。

+

聂二那么好,为什么没人喜欢。太难过了!!!

+

一点随笔。

时间轴在大结局之后,聂怀桑主持封馆时期。

聂怀桑还是难以放下对蓝曦臣的芥蒂,他卑劣的打压着蓝家,只是不显露出来。蓝曦臣闭关,由蓝启仁来代理事务,他这位老师的老学究气儿比起当年他求学时候的似乎有增无减,只是胡子白了些,皱纹多了些,眉宇间还带着点疲倦。

“聂宗主。”蓝启仁将他叫住,眉毛皱了起来,是用着很不情愿的冷淡态度喊他宗主,这声音像是聂怀桑上课睡觉被他发现后的点名。只不过蓝先生显然是不想和小辈一起共事,看着聂怀桑的笑脸胸中无名火起,可他却碍于礼节不得不喊一声宗主,因为聂怀桑已经不是那个插科打诨考试不及格被罚抄书的学生了。

但他能有今日成就,肯定作弊了。蓝启仁想。

“蓝老师。聂怀桑面上挂...

+

脑洞


程潜真的变成了一个穷书生。
他没有遇见韩木椿,没有走上修仙的路。只能发奋读书考取功名。可惜的是他那刻薄的性子得罪了权贵,被暗箱操作落第了。
回家的路上路过大师兄的家乡,程潜没去过大师兄的家,不过只要问一问就知道,。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严争鸣失踪了!
程潜帮着严家的人一起找,没日没夜的,找到荒郊野岭去,一脚踩空掉进个深坑里。摔到一个人身上。
那人疼得鬼哭狼嚎,程潜听得耳朵都疼了,他找严争鸣找了好久了,都没休息过。他闻到那人身上有兰花香混杂着泥土的味道……程潜心猛的跳了一跳。打亮火光一看,是一只脏兮兮的珍品孔雀——严争鸣。
哦,是大师兄啊。
身上无形的重担一瞬间瓦解,昏了过去。

+

有个人


有个人喜欢吃糖,送我吃糖。
后来他走了,我就不喜欢吃甜了。
有个人喜欢摸我头,每次摸我头的时候我都觉得很温暖。
后来他走了,我就不喜欢别人碰我的头。
有个人我喜欢他,我送他玫瑰,和他在一起了。
后来他走了,我就不喜欢玫瑰了。
有个人和我玩的很好,突然他有一天来问我“在吗?双删吧。”
我就不喜欢别人和我聊天的时候问在吗。
我喜欢的你,说喜欢我。
现在你走了,我怕我会很难喜欢我自己了。

+

我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除了吃喝玩乐。

+

情话

心动。
就是清心寡欲变成如火如荼。
碰一下都不愿意变成恨不得黏他身上撕都撕不下来。
说一句操,我在心里铺好了床还想了n种姿势。
是霜雪寒冬后拂过的第一抹春风。
是夏天在外面热的要死进入空调房的那一瞬间。
是西瓜中心最甜最好吃的一口。
我知道火过之后留下的是灰烬。
撕不下来的有一天会变成死皮自动脱落。
水乳交融云雨之欢也会有腻的一天。
霜雪会在温暖中化为泡影。
满身汗水进入空调房的结果是感冒。
西瓜吃过最甜的地方后往外吃到边只会越来越无味。
可我甘之如饴。

+

信邦信
逛大佬空间看评论。
花吐症为什么不能吐烟花。下面评论:吐爆米花啊。
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不存在文笔。性格沉闷,文字也沉闷。大家当冷笑话看吧。希望有人能写得比我搞笑。

韩信生病了,他嘴巴一直不停地往外吐生玉米片儿。
在张良的诊断下,得知他这往外吐生玉米粒的病叫花吐症。
损友李白笑话他,别人花吐症,吐的都是花儿你怎么这么特别,吐生玉米粒。
张良也没办法给韩信分析原因,得了花吐症吐出来的花都是有花语的,可你吐的是玉米,玉米能有什么花语?
韩信……韩信无话可说。
张良睿智地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你赶快和刘邦苟合去。
刘邦是高他两个年级的学长,端着副斯文败类的金框眼镜,一头基佬紫色的头发风骚无比,校花吕雉还是他的...

+

不上色好看点

+

新年贺图。
俩宝贝。
渝渝和小栀栀

+

我什么也做不好,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不会读书。

+

血孽生出繁花俏,笑傲高枝满天下。
你特别有心机,我喜欢你。

贼喜欢从此心安太太的《不遇》
画到狗带,就这样吧,急不来啊。
阴影什么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

玫瑰花和卷心菜

记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项羽和虞姬在一起。
张良孤家寡人,水果组是打酱油的 。
剧情平淡朴素。
怕ky打我,过来试水。
谨供试阅。

虞姬下山了,山下的每一个都刷新着虞姬的世界观,小贩在市道间走卖商品,农民在土地上辛勤的耕作,姑娘会为相思的青年编织荷包。她还是没有回去,毕竟没有规定弟子下山了一定要回去嘛,她不想看见她心心念念的师兄,相见不如怀念。她又走过许多的河,爬过许多的山,见过了许多的人。最后她在森林一处停下了脚步,她看到个受伤的人。

强大的言灵能让他读懂世间的一切,却让他不能读懂他心爱的女孩。

她是宁静山间拂过的清风,是最和煦的春光,是闪耀夜空的星辰。

可他不再是稷下学院那...

+

戏/旁友,吃邦乔吗

/见在面前放大数倍的脸庞,愣神数息回神。无意间回想起那不归之人。粉眸微瞌抹去不明的情愫,抬手将垂下几许发丝勾回耳后掩饰心下慌乱,一手搭人臂侧,咧齿一笑/婉儿自是喜欢您。还有,请伯爵莫要把婉儿想的太柔弱了。/指尖轻颤闪过一道弧光,一把漂亮精致的折扇握于指间。/婉儿不怕与他们敌对,可以说一点也不担心他们能对婉儿有什么贼心。但愿婉儿与此扇为伯爵所用,婉儿愿意与吸血鬼为伍,与教廷为敌。/脚尖一点直起腰,双臂勾上人脖子,柔软的紫发抵在人脸侧,朱唇亲启声音再无往日柔弱温婉,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肃穆与庄严。一字一句道/乔婉,愿为您效忠!


伯爵大人,何必自轻自贱呢?/或许是人言语戳中内...

+

刘邦独自看病梗/邦良

刘邦请假一个人看病,张良上班。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医院里排号看医生打针还自己吃药。他打着吊针,发觉身边的人都是成双对的,就他孤家寡人。
他很无聊,吊针还要打很久。他竖起耳朵听别人腻歪,还在心里面边腹诽边拿他们跟张良对比。他大概是病傻了,把张良想象的像天使一样。
等他回到家,见张良在工作。他用沙哑的嗓门大嚎一声“子房……我生病了!!!”
张良头也没抬,一本书飞过去。“闭嘴。”
没有然后了。
刘邦委屈的像只没有瓜子的仓鼠。
end.

+

西幻邦x君主邦
西幻脑洞/两个刘邦的聊天记录


“哦我可怜的天堂福音,我可怜的友人。”刘邦亲吻棺中人的眼睫“你是多么忠诚于上帝,又被多么无情的抛弃……。”他声音带着无尽的悲凉与沧桑,而面前的人却不能给他一丁点反应,只留他一身冰冷的尸体,永无声息。“上帝不能保护,所以伯爵不信上帝了,子房。”

你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他。这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的语气。
为什么。
韩信张口发出啊啊的声音,什么话都说不出,他的喉咙已经被刘邦的剑划破了,鲜血还在不断的往外涌。他的长枪插入刘邦的心脏并从他后背出来,吸血鬼生命力强大,心脏没了也不会马上死掉。刘邦还能说话,可是韩信已经说不了了。
他张着嘴啊啊的叫着,边叫还边喘气。
他真的...

+

一写原创,感觉自己三观都不正了。
想写篇流水账。原谅文章。
范枢齐x秦好之
其实是日久生情,范枢齐很冷情,是因为习惯了秦好的存在,在想如果有一天秦好不在,自己会很难受。所以去和受表白,没想到受直接答应了。
同一个圈子里面的人,面熟。
攻冷淡清心寡欲不喜喧嚣,什么事情只要感觉不对劲就会立即退出。自有一套评判人的标准,待人感情真挚平和。喜欢呆看着某处思考。
受却事事关心喜欢打抱不平有用不完的精力天生笑脸,外热内冷,话不投机还要多十句辩论那种。
日子平平淡淡的过着,俩人缺少心灵沟通,日常嗯嗯哦哦,攻性冷淡一个月也碰不了一次受,只不过是浅尝即止。
攻和受各有工作,攻经常出差。攻出差,受无聊去逛酒吧,喝酒喝得醉醺醺的神...

+

姓名 甄闻洵
年龄 28
身高 170
挂皮 礼部尚书
外貌 面容清秀不显女气,也不算俊朗,介于两者中间。琥珀色的眸子里总带着一丝戏谑,薄唇习惯性抿起,整个人透着股疏离淡漠的气质。乌发束冠,朝服雪青,内里绣着杜鹃啼血图。
性格 言行傲慢却让人挑不出错。嘴毒的
很。三恩而后行,关注自己的利益,视他人为虚无。心思缜密,即便内心不悦,表面上也不会有任何错处。
能力 用毒
武器 长鞭
喜好 茶道
禁忌 被别人说矮,有人对自己无礼。
背景 生于书香门第,嫡长于出身父母健在,自幼发奋读书考取功名。在学武上没有什么天赋,力气也不大,所以习鞭,略懂暗器,其师日,以柔克刚。不过在用毒的上有天赋,对药草与其药性过目不忘。崇尚万物共生之...

+

  人设表
  [姓名]:阜渝 字固析
  [性别]:男
  [性向]:双
  [年龄]:16/800
  [称号]:霏澜子
  [性格]:寡情薄意,面冷心冷,生性执拗乖张,事事讲究随心,知恩图报,诺不轻许,上交不诌,剑走偏锋,喜静喜安稳。
  [外貌衣着]:远山眉瑞凤眼,左眼角有颗泪痣,唇色浅淡偏粉白,唇线平直,耳戴淡蓝流苏耳坠,面色少有波澜,脖子系着一条拇指宽的肤色绳带掩住伤疤,长袍自上而下由青蓝渐变成灰白,袍尾印着浅色兰花图。剑佩腰间,檀琴背身后
  [归属]:暮归仙门
  [职位]:境主弟子
 ...

+

魏哥教你情话一百句

这个太太超级棒啊……掉进去出不来了

报菜名的梓木:

*双杰cp向,不喜勿入,ky删评。
*并没有一百句。
*选自本人拙作《苍山暮云》(链接为第一章),如有OOC,那就是OOC,这锅我背!


*请大家吃糖。

-“阿澄,咱们走吧?”



-“师弟,你看我!”



-“好啦,你别担心,江叔叔不是那种人,和我娘更是清白得很。我答应你,以后你做家主,我做你的下属,就像你父亲和我父亲那样。你别哭了,好不好?”



-“师弟也忒无情,都不挽留我两句?”



-“怎么用不着?不晓得你好不好,师兄我这心实在安不了呀。”...


+

透明文手小秘密

来自取名废的日常:

全中Σ( ° △ °|||)︴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

不良少年证人信x警察卧底邦

“从头到尾,一切都是你算好的吗?”韩信感觉脑袋有点发胀,问出之后才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提这种白痴问题,简直傻得不能再傻。他只能像个等待审判的犯人一样低着头等待法官的宣告,垂下的手紧紧地握着,若不是刘邦强行逼他剪去了指甲,他的手心很可能会被指甲插入血肉中……

刘邦神色复杂的看着韩信,思绪漂浮到了很久之前,韩信的头发染回了原本的红发被他本人精心打理束起了一个马尾,崭新的白衬衫服服帖帖的穿在身上。那个几个月前桀骜不羁、骄傲的不可一世的少年正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温顺的、沉默的、站在他的面前,他紧紧握着的右手泛着青色的血管,刘邦毫不怀疑的想到若是几个月前的他是不是会一跃而起给自己一拳大骂他是个该死的老油条欺...

+

次品/《隔世书》/《还愿以衷情》邦信/重生年下

韩信被疑神疑鬼的刘邦neng死了,重活一遍遇到了年少无知的刘邦,他发现这个世界有点不一样,这个世界的刘邦比他小很多,是个十岁的富家小少爷

小孩儿问他叫什么。韩信想了想,他说他叫韩还愿。韩信知道刘邦是个当皇帝的人,给他打天下。霸王别姬不曾有,项羽忙着讨大舅子张良的欢心。


韩信还是当了刘邦的大将军,他替刘邦打天下,小屁孩的眼神和上辈子刘邦那不屑的眼神一模一样,有时会看得他头皮发麻。韩信有时候会想自己是不是傻的,为什么要帮他。杀了这小屁孩解恨不好吗。搞他!搞他!这世的刘邦不仅是个小屁孩,而且战斗值低了他几条街。抓起来虐待,报仇雪恨,让你这人渣也试试被竹子捅的痛苦!可是好几次在暗里,刀架上刘邦...

+

© 残血浪剑莫停 | Powered by LOFTER